石头城刘禹锡带拼音_刘禹锡石头城赏析

发布时间:2019-04-26 点击:

《石头城》是刘禹锡组诗《金陵五题》的第一首,全诗着眼于石头城周围的地理环境,在群山、江潮、淮水和月色中凸显古城的荒凉和寂寞,格调莽苍,境界阔大,感慨深沉,历来备受赞誉。下面是惠好考试网分享的刘禹锡石头城赏析。供大家参考!

  刘禹锡石头城赏析

  

 

  《石头城》是刘禹锡组诗《金陵五题》的第一首,全诗着眼于石头城周围的地理环境,在群山、江潮、淮水和月色中凸显古城的荒凉和寂寞,格调莽苍,境界阔大,感慨深沉,历来备受赞誉。刘禹锡写作这首诗时,大唐帝国已日趋衰败。朝廷里大臣相互排挤;地方上藩镇割据势力又有所抬头。所以,这首诗并不只是发思古之幽情,诗人感慨深沈, 实寓有引古惜兴亡之意,希望君主能以前车之覆为鉴。这首诗独辟蹊径,避开了和金陵、六朝有关的所有史实,将感情线编织在貌似无关的周边景物中,以一种内在的对比结构暗连出六朝古都昔日的繁华和今日的荒凉,虚实相生,极富张力。

  诗一开始,就置读者于苍莽悲凉的氛围之中。围绕着这座故都的群山依然在围绕着它。这里,曾经是战国时代楚国的金陵城,三国时孙权改名为石头城,并在此修筑宫殿。经过六代豪奢,至唐初废弃,二百年来久已成为一座“空城”。潮水拍打着城郭,仿佛也觉到它的荒凉,碰到冰冷的石壁,又带着寒心的叹息默默退去。山城依然,石头城的旧日繁华已空无所有。对着这冷落荒凉的景象,诗人不禁要问:为何一点痕迹不曾留下?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,只见那当年从秦淮河东边升起的明月,如今仍旧多情地从城垛(“女墙”)后面升起,照见这久已残破的古城。月标“旧时”,也就是“今月曾经照古人”的意思,耐人寻味。秦淮河曾经是六朝王公贵族们醉生梦死的游乐场,曾经是彻夜笙歌、春风吹送、欢乐无时或已的地方,“旧时月”是它的见证。然而繁华易逝,而今月下只剩一片凄凉了。末句的“还”字,意味着月虽还来,然而有许多东西已经一去不返了。

  这是一首咏石头城的七言绝句。石头城即金陵城。在今江苏省南京市清凉山。南京的江山形胜,素有「虎踞龙盘」之称,是东吴、东晋、宋、齐、梁、陈建都之地。六代豪奢,醉生梦死,追欢逐乐,诗家称之为「金粉六朝」。但由於荒淫误国,这一个一个朝代皆灭亡得极快,「悲恨相续」。这「虎踞龙盘」的六朝豪华之都,也就荒凉下来了。刘禹锡於唐敬宗宝历二年(826)罢归洛阳,路过金陵,见昔日豪华胜地,已成了一座「空城」,感慨万分,於是写下了这首怀古诗篇。

  开头两句写江山如旧,而城已荒废。「山围故国周遭在」,首句写山。「山围故国」,「故国」即旧城,就是石头城,城外有山耸立江边,围绕如垣墙,所以说「山围故国」。周遭,环绕的意思。这句说:围绕在石头城四周的山依然如旧。「潮打空城寂寞回」,这句写水。「潮打空城」,石头城西北有长江流过,江潮拍打石墙,但是,城已荒废,成了古迹,所以说「潮打空城」。这句意思是说:潮水拍打著「空城」,虽有巨响,却显得分外凄凉,便又寂寞地退去了。这两句总写江山如旧,而石头城已荒芜,情调悲凉,感慨极深。

  后两句写月照空城。「淮水东边旧时月」,「旧时月」,诗人特意标明「旧时」,是包含深意的。淮水,即秦淮河,横贯石头城,是六朝时代王公贵族们醉生梦死的游乐场所,这裏曾经是彻夜笙歌、纸醉金迷、欢乐无尽的不夜城,那临照过六朝豪华之都的「旧时月」即是见证。然而曾几何时,富贵风流,转眼成空。如今只有那「旧时月」仍然从秦淮河东边升起,来照著这座「空城」,在夜深的时候,「还过女墙来」,依恋不舍地西落,这真是多情了。然而此情此景,却显得更加寂寞了。一个「还」字,意味深长。但这首诗并不只是发思古之幽情,诗人感慨深沈, 实寓有「引古惜兴亡」之意。诗人在朝廷昏暗、权贵荒淫、宦官专权、藩镇割据、危机四伏的中唐时期,写下这首怀古之作,慨叹六朝之兴亡,显然是寓有引古鉴今的现实意义的。

  这首诗咏怀石头城,表面看句句写景,实际上句句抒情。诗人写了山、水、明月和城墙等荒凉景色,写景之中,深寓著诗人对六朝兴亡和人事变迁的慨叹,悲凉之气笼罩全诗,读之怆然。诗人的好友白居易对这首诗曾叹赏不已,当读到「潮打空城寂寞回」一句时,不禁赞叹道:「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词矣。」可见其感动之深和评价之高。不过,后来的诗人并不因此而搁笔,咏金陵的诗词还是层出不穷,只是很少能达到刘禹锡这首诗的水平罢了。 [1]

  石头城在今南京市清凉山,原为楚国金陵邑,孙权重建改用此名。

  它北临长江,南濒秦淮河,相传诸葛亮观看山头形势,叹息“钟山龙

  盘,石头虎踞,帝王之宅也”。这是刘禹锡七绝组诗《金陵五题》的

  第一首,把刘禹锡称为“诗豪”的白居易对之“掉首苦吟,叹赏良

  久”,称赞“石头题诗云:潮打空城寂寞回,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词

  矣”。刘禹锡将这些话录入组诗引子,可见他自视此诗为得意之作。

  金陵为六朝(东吴、东晋、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)古都,当时殿阁富

  丽、声色繁盛,一班君臣不惜以亡国作代价来追欢逐笑。但自从隋朝

  灭陈,唐高祖又把扬州都督府从金陵移到扬州后,这里就变成古城荒

  草的世界,变成历代诗人凭吊历史沧桑的对象物。刘禹锡此诗,妙就

  妙在它以淡远的笔墨,写石头山、长江潮,写故国空城受山围潮打,

  却寂静得没有什么帝都气象的生命力反应。山围得周遭严密,似乎还

  可以令人联想到当年虎踞龙盘的模样;但是江潮的拍打和退回,见到

  的只是空城,已经不知当年的灯火楼台、彻底歌舞的繁华为何物了。

  诗歌由地写到天,在地上失落了的,想从天上找到答案。秦淮河东面

  那轮由古照到今的明月,想必领略过昔时那种醉生梦死的繁华的,但

  它升起东方、待到夜深,也还只是清光飘零地从城垛(“女墙”)上

  照进城来。诗人随手拈来山、城、水、月等常见的意象,别具匠心组

  合成“意象之城”,进行了城与人之间探究历史奥秘的对话。意象之

  间相互映照折射,形成了意象集成的效应,讲述着一个没有故事的故

  事,一个关于历史沧桑和城市盛衰的故事,一个具有宇宙意识的关于

  常与变、瞬息与永恒的故事。这样的诗人也就是哲性诗人、或诗性哲人了。

更多相关内容:
《石头城刘禹锡带拼音_刘禹锡石头城赏析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下载文档

精彩图片

热门精选